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

探皇陵

探皇陵
王中陵
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。
人老了,免不了缅怀往事,回忆童年。忽然想去童年生活过的地方走一走。
我的童年是在西安东郊一个叫韩森寨的村子度过的。韩森寨由七个村子组成,我家租住在一村。房东的丈夫,也就是我同学的父亲,曾带一连国军以西安的制高点韩森冢为阵地阻挡解放军攻城,后投诚。张连长骠悍,给我的印像恰似《静静的顿河》里的主人公葛利高里。蒋氏反攻大陆时,他被安置到外县。
上小学初中时,放学后常和同学小伙伴们到韩森冢上去玩。这里还曾被作为刑埸,天阴时,便显得有点恐怖诡异。
韩森冢,据说是“皇孙冢”的转音,是秦始皇父亲嬴子楚的陵墓。墓前矗有清毕沅的题碑。但也有专家认为,毕沅虽然沉溺于附庸风雅题碑成僻,但这个庄襄王碑确实是题错了。
交通方便,约一节课时间,便来到韩森冢的东边。但见高层林立,把冢围了个结结实实。费了不少周折才找到上冢的路。七村早己不见踪迹。往日占地近百亩的古墓如今被压缩得成了一个残缺不全的小土包。人字形被切成了没有屋檐的柱形,象个粮仓。小高层紧贴冢的断面俯视着。挖掘机、塔吊对着这个已有二千多年历史的秦核心张牙舞爪、虎视眈眈。遍地垃圾,—片狼藉。
想拍个照片,但被施工栅栏挡着进不去。只好在处边找个高处拍了几张。
“烟头不落地,西安更美丽”,是永康书记的执政名言。盖经济适用房,建公园,建蔬菜花卉市场,太岁头上动土,根本不尿什么始皇帝龙脉。哪象在秦岭盖别墅的那伙官员,为了升官发财为了个人享受为所欲为。结果撤职的撤职,下狱的下狱。尚未动及的,目前或尚有人身自由,但恐怕也是提心吊胆,度日如年,寝食难安。
想来也可笑,当年这些领导打黑扫黄除恶的封疆大吏,忽然间成串成片地落下马来,高级黑乎?高级红乎?变态走形弄巧成拙的终南捷径乎?掰扯不清。
挥镢头动土,—为私欲,一为民造福,似不可同日而语。不过,窃以为,如果不太急功近利,能让镢头不挖古墓,西安才美丽。
对此墓主人的真正身份,至今仍争议不断,有专家认为里面埋葬的是始皇帝的爷爷秦孝文王,真正的秦庄襄王陵应该在位于韩森冢以东三十里的洪庆。
此墓1956年被公布为第一批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
《探皇陵》也称《叹皇陵》,是京剧传统经典剧目,与秦庄襄王本不相干。但看到此冢被挤压割切成这个样子,老王我也不由得想叹一叹皇陵,子楚受尽千辛万苦,生了这么伟大的一个儿子,居然连自家的阴宅也保不住。

2019. 清明

王中陵
同学邀游长乐公园未能至致歉
并非梁祝免荒唐,回忆童年纳个凉。
漫道儿孙真厉害,观光遛鸟笑勤王。
[]长乐公园即老动物园。东百米即秦庄襄王墓,已被掘墓人整净。烟头王勤快,巧合。
2019.6.15
返回列表